🍂大树上的落惜🍂

【齐霍】妈妈要我出嫁

预警,雷者绕边
霍琳→→→霍星→→←←齐乐天
主霍琳单恋向

酒吧的彩灯迷乱昏暗,照在人们的脸上。

吧台旁的酒保谄媚地笑着,递给他们一杯又一杯不同的酒,充满酒精的液体在灯光下胡乱闪光。

挥散在脑海中的酒精又让酒吧男女们毫无保留地讲述着污言秽语,暧昧不清的动作不禁让人不忍直视。

清冷的王牌酒保用着整个酒吧最高超的调酒技术引得姑娘们连连尖叫。

“约吗,小酒保?”,一身艳红的卷发美女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王牌酒保的手指,笑容妩媚多姿。

“不约。”,音如其号,淡然而又清冷,与这个酒吧格格不入,却又显得完美融洽,黑色的短发在耳边飘散,在脑后扎成马尾。

“那是……有女朋友还是男朋友啊?”,卷发美女的调戏在王牌酒保耳边烟消云散。

另一个酒保代替了冷漠的王牌酒保在万花丛中的不解风情。

“霍星!”。

王牌酒保的脸在看到红发少年小跑来的那一刻,脸色跟之前面对姑娘们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齐乐天上前隔着吧台揽住了霍星,他淡笑着放齐乐天进来,坐在他的位置上。

姑娘们的问号越来越多,小酒保回答姑娘们的问题。

“我们的王牌酒保,只对他感兴趣的人感兴趣。”。

酒吧的喧闹声和极致放大的音乐声戛然而止。

舞池中央的钢管被工作人员抬了下去,在中央放上了一把凳子,两个麦架和麦,混乱的灯光慢慢地过度成了白色。

一个抱着吉他的女孩儿上了台。

黑色的高马尾长卷发,左眼角有泪痣,穿着与这个酒吧毫不相关。长袖牛仔外套,白色卫衣,牛仔长裤和白色板鞋。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了凳子上。

漂亮又帅气的吉他女孩儿吸引了整个酒吧的姑娘们。

毕竟比起名草有主的王牌酒保,大家都不想自讨没趣,对酒吧第一驻唱歌手的兴趣更大一点。

吉他女孩儿眼睛里的光简直要把在场所有姑娘们的魂都勾到她的身边来,有的姑娘已经在打算到底王牌酒保和驻唱歌手哪个更适合嫁人。

霍琳试了试吉他的音,摆正两个麦克风的位置,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边拨动了琴弦,一边拨动了姑娘们的心弦。

富含磁性的,成熟的声音在整个酒吧里回荡。

她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爱情史。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一家,第一个他是个不忠实的人呐,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二家,第二个他已经有女朋友啦,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三家,第三个就像那东飘西飘的风儿,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四家,第四个他是个不死不活的人呐,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五家,第五个他是个该死的酒鬼,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六家,第六个简直是个小个子的娃娃,妈妈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把我许给第七家,第七个多么的漂亮活泼年轻,但是他不爱我啊……”。

霍琳的眼眶忽然滚烫了起来,鼻子很酸很酸,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因为她喜欢霍星啊。

漂亮,年轻,但是不爱她。

“第七个多么的漂亮活泼年轻,但是他不爱我啊。”。

台底下的姑娘们叫着:“可以娶我啊!”。

霍琳笑着朝台下抛了一个飞吻,背着吉他下了台。

“霍琳!不错啊!这么多小姑娘喜欢你呢!”,齐乐天笑着揽住霍琳的肩膀。

“别呀大哥,我心里头无欲无求。”,霍琳笑着把肩膀上的手搭在了霍星肩上,而自己的右手也搭在了霍星的肩膀上。

“怎么样,你想好嫁给谁了吗?”,霍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差点吓蒙了霍琳。

“霍星,是不是齐乐天把你带坏了!”,霍琳义正言辞地看着淡笑的霍星,准备对齐乐天痛下狠手。

“别诶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姐姐!”,齐乐天笑嘻嘻地亲了一口霍星的脸,对着霍琳嘚瑟的笑着。

“等着吧小兔崽子,是谁给你的胆子跑来这里玩儿?是不是fong了?”,霍琳特意强调了fong的读音,差点把自己笑背过气去。

“因为我老婆在这儿啊!”,齐乐天揽住了霍星的腰,打掉了霍琳揽在霍星肩上的手。

“齐乐天。”“我在呢!”。

霍星的浅淡笑容宠的快要让霍琳觉得她已经升级了。

从十瓦升到了白瓦。

“亲娘啊……”。

妈妈要她出嫁,她想嫁却也不能嫁。

评论(3)
热度(20)

这里落惜
受控
【文笔世界第一差】
我吹凹凸所有太太
目前混凹凸 果宝 魔角 开宝
凹凸 安雷可拆不逆 all雷 雷安无感
魔角 齐霍 all霍
果宝 all雪
开宝 伽小 开甜花粗 开花也……!
洁癖 左右分明 拒绝互攻

© 🍂大树上的落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