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上的落惜🍂

【齐霍】霍星前辈我真的好想回组织【完结】

你们好,我是霍琳,曾用名3000F。

我这几天被齐乐天和他的朋友们强行拖走去了金枪鱼小镇的夏日祭游园会。

我被他们拖到某家日式服装店前,强行要求换和服,我决定拒绝。

“霍星都没来我才不来干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穿着浅灰色和服和木屐的霍星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并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微笑中似乎透露着疲惫与哀伤。

“老齐,你是怎么把霍星拐到这里来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琳,我可告诉你我一句话就能让霍星赶来我这儿。”。

霍星:。

“……我跟他说我们都去了就他不去怕他孤独。”。

“……”。

“我跟他说连你也来了。”。

我跟霍星相视一笑。

伸出了炮筒。

最后我还是去换了一件骚气的深蓝色和服,并且拒绝了菁菁要死要活让我戴上的骚气大红花。

不是我不愿意戴,是因为那朵花。

真的太土了。

齐乐天兴奋的拉着霍星去捞金鱼,我兴致勃勃地等着齐乐天给我们捞两条上来。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

“老齐,我来吧。”。

“不!我很快就捞到了!”,齐乐天捏紧了捞鱼纸的小棍棍。

“可是店主的纸勺子快没了。”。

霍星无情的戳穿了这个事实,齐乐天身后那一堆纸勺子彰显了他捞鱼技术的低下。

霍星伸手夺过捞鱼勺子往水下一探就是一勺鱼。

我慈爱地抚摸着齐乐天的脑壳。

齐乐天:真好啊。

我们放弃了捞金鱼转而去逛街,一路上我都夹在这两个基佬之间。

这感觉就像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出来玩一样无助。

齐乐天吵着要吃棉花糖。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都多大的人了还想着吃棉花糖你能不能学学人家霍星。

我刚要开口。

一转头霍星拿着棉花糖朝着我们走过来。

???儿子长大了,都不听阿妈的话了。

“是你们这群蛀虫!?”。

这熟悉的惊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果不其然,桃乐丝和严天真在我们面前忽然出现。

“桃乐……”。

我和霍星会心一笑一起捂住了齐乐天即将开始逼逼的嘴巴。

“诶呀您好您好我们仨就是个路过的您俩好好玩着咱们先走了您二位好生乐着诶!”。

然后我们强行拖走了齐乐天。

我回忆起刚才我说出的那番话心中不免有些感叹和不对劲。

刚才那句话怎么那么像青楼老阿姨呢?

入夜。

街上灯红酒绿的,我和齐乐天霍星一起去放了河灯,我悄悄瞄了一眼他俩的愿望。

齐乐天:成为世界第一侦探。

霍星:学会感情。

我欣慰的笑了,他们还不至于那么不要脸。

然后他俩又去拿了一个。

写着跟对方永远在一起。

我在一旁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

那一刻,我只想跳进河里头把他俩那河灯揪上来甩甩水生个火插一签子撒点孜然和辣椒粉在他俩面前吧唧吧唧吃了。

然后我就接受到了齐乐天的目光。

我打爆你。

终于,大家期待已久的烟花环节到了。

齐乐天拉住霍星疯狂跑动,他已经彻底忘记了霍星能飞的事实。

我在他们身后笑靥如花(大概)。

烟花是爆竹龙家的。

齐乐天和霍星,还有我一起数着倒数。

三。

二。

一。

火红绚烂的烟花一瞬间冲上满是星空的夜空里。

“嘣。”。

的一声炸开,一团一团的各色各样的星火烟花布满了整个天空,剩下的星星点点融在了夜晚之上。

然后又一轮迸发的烟花在夜空上炸开。

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那朵最大的烟花里炸出了两个字。

齐霍。

齐乐天转头看向站在他身旁的霍星。

亲了上去。

所有人都在给他们鼓掌。

我在他们的后方看着他们。

然后亲吻了我怀里的那个我喜欢的女孩。

——————————END——————————

评论(2)
热度(26)

这里落惜
受控
【文笔世界第一差】
我吹凹凸所有太太
目前混凹凸 果宝 魔角 开宝
凹凸 安雷可拆不逆 all雷 雷安无感
魔角 齐霍 all霍
果宝 all雪
开宝 伽小 开甜花粗 开花也……!
洁癖 左右分明 拒绝互攻

© 🍂大树上的落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