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上的落惜🍂

【炮太内销】镇魂歌

【三】
唐新雪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唐旧雨跟自己自小便在一起,所以,唐尧用她的口说出唐旧雨有问题的时候,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该信唐尧还是唐旧雨。

“雪河小师姐?雪河小师姐?”,代号驰冥的唐清魂在唐新雪面前晃着手,“什么事。”,唐新雪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新生眼中英姿飒爽的驰冥小师姐正在自己眼前叹气。

“小师姐,你最近反应怎么这么慢啊?这要是去执行任务,那可得完蛋!”,唐清魂摇了摇头,发饰跟着头一起摇晃。

“雪河小师姐。”。

唐旧雨笑容可掬地走进来,孔雀翎在身上一摇一摆,唐清魂一看见唐旧雨就撒了欢似的往人家身上扑,死死拉着唐旧雨向她要机关小猪。

唐旧雨笑着摇摇头,点了点唐清魂的眉心,“你呀,别以为上次看师弟师妹训练时自己偷偷玩机关小猪的事情我不知道,日子还没到呢,哪能还你?”,唐清魂哀嚎一声,丧丧地低下了头。

唐旧雨在唐新雪面前坐下,笑容温婉地跟她谈着唐家堡的新事,唐新雪看着她,心中不免偏向了唐旧雨,她还是没法相信唐旧雨会有问题。

唐望夜看着熟睡的唐尧,叹了口气。他唐尧不过也就十四岁的年纪,心态比一般同龄人成熟的多,唐筱筱的不辞而别把这个原本就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彻底变得孤僻。

唐尧是曾经把命交给唐筱筱的,现在的唐尧找唐筱筱的原因也多变,毕竟他有太多的把柄在唐筱筱手上,如果她对外暴露,那么这将会是打垮唐家堡内部的第一步基础。

唐尧找唐筱筱的原因里夹杂的其他因素多的如同星海,姐弟情,师姐弟情,防止背叛……没有一个能让唐尧放下去找唐筱筱的念头,毕竟这是他亲师姐。

唐望夜看着唐尧紧皱的眉心和起伏不稳定的呼吸。唐尧又做噩梦了,毕竟那是他是最好的兄弟,还是心疼的。
在唐尧眼里是最好的兄弟。

唐望夜伸出手,两指在唐尧的眉心画着圈,轻轻地按。唐尧的眉心逐渐舒展开了,呼吸也慢慢稳定了起来。唐望夜两手绕过腿弯和臂弯,定了定,把唐尧抱了起来。

唐尧瘦的叫人心疼,平时站着全身暗器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只要一抱,就能发现原本合身的校服已经有些宽松了。唐望夜怎么会不知道他是怎么瘦的,训练过猛,吃的又少,每次让他多吃一点他又说怕执行任务时不好逃,根本没办法拒绝他。

唐望夜抱着唐尧一步一步地走回他们的卧房去。开门,进门,关门的声音都细如微风拂云。唐望夜将唐尧轻轻的放在卧榻上,替他褪下暗器和衣物,换上睡衣,盖好凉被。动作熟练的唐望夜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张熟睡的脸,比平时生人勿近的样子脆弱太多,双手还在紧紧的攥着凉被。又做噩梦了。这么多年来,唐望夜跟唐尧睡了那么久,他怎么会不知道自从唐筱筱走了之后,唐尧再也没有一天晚上能安生的睡觉。

唐望夜轻轻握住唐尧的手,吹去了屋内的明烛,月光代替了烛光照在唐尧脸上,好看的惊心动魄。

唐尧的手指,终于放松了,他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自唐筱筱走后的无数个噩梦之后的沉眠。

唐望夜欠身,离唐尧的脸越发接近,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唐尧的脸和微张的薄唇,唐望夜轻轻的向唐尧的双唇凑过去。

唐望夜喜欢唐尧整整十年,他对唐尧甚至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他在唐尧眼里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只要扮演好他的角色就行。但是年少气盛,那份整整十年的暗恋在经过无数个夜晚,最终还是不知道应该至于何处。

此刻的唐望夜,根本不在乎什么燕云小队长的头衔,唐尧现在没有任何防备,现在是不会被发现的,他朝思暮想了十年的人有无数个夜晚都是跟他同时睡去。

而今天不同,唐望夜比平时来得更加狂躁,压抑了十年的感情在这一刻就要喷薄而出。

唐望夜握紧了拳,起身,换衣入被的动作,一切都那么小心翼翼,明天是不训练的,唐望夜还是希望唐尧能好好休息。唐望夜这么想着,终是睡了过去。

唐旧雨揽住唐新雪沉睡的小身躯,握住她的手。唐旧雨也不知道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握住唐新雪的手,是同门师姐妹,还是发小,亦或是其他。

唐旧雨在尽自己的所能去保护唐新雪,唐旧雨不明白那些人会对唐新雪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只是想好好保护住这个跟她从小一起在唐家堡长大的小师姐。

唐旧雨有自知之明,她已经伤害太多人了,她没有办法对自己保证,对唐新雪保证,对唐家堡保证自己不会伤害唐新雪,她只能尽她最大的努力让唐新雪能够在不受伤的情况下,忘记她。

但是唐旧雨千算万算,却忘记算了唐新雪早就已经变了,比之前更强,却令唐旧雨无法察觉。唐旧雨怀中的唐新雪,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种无尽的悲哀。

评论
热度(6)

这里落惜
受控
【文笔世界第一差】
我吹凹凸所有太太
目前混凹凸 果宝 魔角 开宝
凹凸 安雷可拆不逆 all雷 雷安无感
魔角 齐霍 all霍
果宝 all雪
开宝 伽小 开甜花粗 开花也……!
洁癖 左右分明 拒绝互攻

© 🍂大树上的落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