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上的落惜🍂

【炮太内销】镇魂歌

【二】
大概是因为强者之间相互吸引,唐尧跟唐望夜很聊得来。

“师兄,唐筱筱师姐失踪,我们都很着急,可是你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唐望夜看着唐尧握着拳时深深陷入掌心的手甲上沾染的鲜血,叹了口气。
师姐唐筱筱十年前失踪了,唐尧为了找她耗费了十年的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

每一日,每一年都是如此。

唐望夜不知道唐尧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只知道唐尧为了找唐筱筱,可以放弃所有就是了。

唐尧对唐筱筱有一种莫可名状的依赖,大概是因为让唐尧拜师唐门的契机,就是唐筱筱吧。

唐尧看了看唐望夜,叹了口气。

“你不懂。”。

是啊,他不懂。唐望夜不懂唐尧为什么这么执着,也不懂他明明都是那么强的人了,为什么还那么努力。他的确不懂。

唐旧雨看着入睡的唐新雪,笑容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温婉。所有人眼中的唐旧雨,就是温婉的,和善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从来没有人怀疑过。

“燕云小师姐,雪河师姐找你。”,唐旧雨看向声音的源头,刚入门的蚩灵师妹唐容在门口小声的叫着她,约摸着是怕她雪河小师姐醒了。
“就来。”,唐旧雨转头凝视了唐新雪一眼,立刻起身离开,就连站在门口的唐容都没看见。

唐容目送唐旧雨离开,眨了眨灵动清澈的双眸,探头探脑地看向里屋。

唐新雪动了动头,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她一时间不能反应过来,作痛的头让唐新雪有些烦躁。

唐容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没出几步就被唐新雪一个暗镖挡住了去路。

“雪河小师姐?你醒啦。”,唐容蹦蹦跳跳地来到床前看着唐新雪,从桌上拿过一杯凉水递给唐新雪,唐新雪一看是自己的师妹,也就没发多大火。

“新雪。”。

唐尧没有多大的动作,也没有过多的声音,只是叫了一声唐新雪的名字就进来了,唐新雪也没有多大的异议。“雪河小师兄!你怎么来啦?”,唐容或许是因为资历太浅,以及性别的原因,除了南皇蚩灵,就很少见到小师兄了,更别说,是极致优秀的唐尧。

“哦,我来看看新雪。”,唐尧没有过多的表情,跟唐新雪嘘寒问暖了几句,也就走了,唐容也离开了。

唐新雪等着两人的离开,回忆着唐尧对她的那几句话。
“想吃什么。”。
“糖。”。
“暗镖换新还是用旧。”。
“旧。”。
“桂花糕要晴字还是雨字。”。
“雨。”。
“身上的暗针还有吗。”。
“有。”。
“新炮台要问问师兄师姐吗。”。
“问。”。
“新联题字还是不题。”。
“题。”。

不愧是唐尧,唐新雪想着,起身离开了唐旧雨的房间。

评论(4)
热度(10)

这里落惜
受控
【文笔世界第一差】
我吹凹凸所有太太
目前混凹凸 果宝 魔角 开宝
凹凸 安雷可拆不逆 all雷 雷安无感
魔角 齐霍 all霍
果宝 all雪
开宝 伽小 开甜花粗 开花也……!
洁癖 左右分明 拒绝互攻

© 🍂大树上的落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