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上的落惜🍂

【炮太内销】上河谣

蚩灵炮太唐初安×雪河炮太唐尧

上河上河上小桥,小桥上头唱歌谣。
“师兄唱的真好听!”。
唐尧看着新入门的师弟,心中暗想这孩子怎么老喜欢听些歌谣。
唐初安是一个月前刚入门的唐门弟子,这孩子,大概是因为长相吧,嘴甜,人又勤快,所以特别地讨师姐师妹的喜欢。这些,唐尧都觉得很好。
只是让唐尧头疼的是,唐初安总是喜欢缠着他,让自己给他唱歌谣,而且还非得是自己给他唱,师姐师妹都不行,说是什么,不听雪河小师兄给他唱他就不睡觉,还哭,师姐师妹都没办法,只能每天晚上都去找唐尧哄唐初安睡觉。
唐尧转头看向趴在床上的唐初安,揉揉他的发丝,柔声问他:“现在可以睡觉了吗?”,唐初安眼珠子一转,一把拉住他雪河师兄的袖子。
“师兄陪我睡吧!”。
无理取闹!
唐尧有些气愤地看向唐初安,趴在床上的人丝毫没有一点羞愧。“不行。”,唐尧刚出声,他就后悔了。
唐初安一双天蓝的眼睛里全是眼泪,唐尧一看见他这幅样子,摇摇头,摘掉身上的暗器机关,褪下多余的衣物,取下面具,一声不吭地躺进了被窝里。
唐初安看到这幅情景开心的不得了,拉好被子一把抱住他雪河师兄的腰死不放开。
“瓜娃子,撒手,麻溜的。”。
“不要!”。
唐尧翻了个身,跟唐初安面对面,唐初安慌张的往四周看了看,然后抱的更加紧。
“唐蚩灵。”。
“师兄,就这一次……”。
唐初安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师兄,唐尧叹了口气,闭眼睡觉了。
唐初安看着他心上人睡去了,眼珠子提溜转了转,放开了唐尧的腰,抱住唐尧整个人,把头抵在他肩上,也睡了。
“不早了,起床。”。
唐尧叫醒唐初安,没等唐初安穿好衣服,唐尧就走了,走之前。
唐尧摸了摸唐初安的头,那双蓝的透彻的眼睛里看不出唐尧的感情。
“等我回来。”

“师兄,你还记得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吧,唐初安在唐尧的墓碑前跪着,他眼里映着的,是当年代号为雪河的唐尧。
只是。
唐初安再也没有等到唐尧回来。

“师兄,你失约了。”。

上河上河上小桥,小桥上头唱歌谣。
我寄君子夜入怀,君子赠我尸骨碑。

评论(2)
热度(9)

这里落惜
受控
【文笔世界第一差】
我吹凹凸所有太太
目前混凹凸 果宝 魔角 开宝
凹凸 安雷可拆不逆 all雷 雷安无感
魔角 齐霍 all霍
果宝 all雪
开宝 伽小 开甜花粗 开花也……!
洁癖 左右分明 拒绝互攻

© 🍂大树上的落惜🍂 | Powered by LOFTER